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油浸式变压器厂家 >

心情故事]2006狗年新春日记(中篇)

发布日期:2021-11-29 10:06   来源:未知   阅读:

  开奖直播现场香港结果· 南陵网站SEO优化服务放心可靠「万泽网络推广公司」!长沙大年初一的天气好得简直不敢让人相信,天气晴朗不说,而且还比较热。但从初二开始,好天气就慢慢开始变化了。冷风阴雨开始刚刚享受到如春天般温暖天气的人们。不过许多中老年人倒是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因为过年就需要这样的气氛。同样感谢天气的还有的哥的姐们,太好了的天气常常让人们宁愿乘坐比较空荡的公交车,而现在的的士却越来越难做了。的士价格下调,油价却持续高升,按的哥们的话来讲,也就趁着节假日来赚点辛苦钱了。

  初四的天气开始好转,调皮的太阳似乎久违的在两天后开始有意在清晨早早露出了它的笑容。我的一位朋友要远行,本来约定好初六要远行去外工作。但因为考虑到车票和人流的原因,他决定提前出发。其实按我们湖南传统的老规矩,一般要等到大年初六才能出门。不过现在的社会,生存和发展是主流,走到时间的后面,只能是自己吃亏。很快就到了火车站,放眼一看,虽然只是初四,但出门或乘坐列车的人很多,车站广场里三三两两的挤满了人。虽然阳光洒满了整个大地,但寒风仍然刺骨的冷。

  今年车站的次序似乎比往年好,主要原因是采取了比较合理的分流措施。没有车票的旅客进不了车站,同样有车票的旅客大概也只能提前一个小时进站,因为有武警和科大的学员在把守车站入口,所以车站整体次序还是比往年要强。因为车次时间未到,我和朋友只能站在寒风凛冽的车站广场上等待。当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需要按这样的次序来乘车,挂有特权或军用牌照的高档车下来的旅客,就似乎都不用验票和排队,也许他们真的是不同于广场上等待的人们,在现在社会的经历过太多的人都不会感到有多少惊讶,我和朋友自然不感到奇怪,而周围的大多数旅客也不怎么觉得奇怪,似乎已经一切都是司空见惯。只有几个倔强的乡下老头,较真的询问门口的工作人员和执勤的兵,为何他们不能进去,因为外面的确很冷。回答的是冷漠和沉默,面对周围轻视和嘲笑的眼光,老头们也似乎不在坚持倔强的秉性,默默的在寒风中哆嗦着。

  等车的时间是很难消磨的,抽完几根烟,侃完几句大山后,似乎时间总是走得这么慢。索性让朋友自己看着行李,拿出相机来拍摄新年的火车站和等车的人们。因为阳光比较明媚,所以今天的火车站广场,似乎比平时显得热闹和杂乱。一群来自长沙周边浏阳的姑娘们,正在吃着小吃,闲聊着打发漫长的候车时间。

  我和她们攀谈起来,原来她们是去广东打工。虽然是初八开始上班,但因为家里离长沙火车站有一段距离,因此大年二十八回来的时候,就早早的买好了初四的车票,这样就可以避开出行的人流。问起广东的日子,姑娘们都有些感触,毕竟只身在外,的确很难,有位姓马的姑娘说,希望能以后不在出外打工才好。我听了,默默无语,早些年我和她们同样如此的经历,远离家乡漂泊,感觉像一个无根的树,随时有可能都会被狂风拔起刮倒。虽然很多人表示已经习惯了广东单调而紧张的生活,但对于家乡和亲人的留念之情,却深深的留在了她们的眼睛里,无奈和希望,也许是两种复杂的情感,但折射出来的却是社会的真实和现实。

  老家来自邵阳的小文夫妇年纪都不大,只有二十五、六岁,年纪都不大。趁着新春,两人刚办完婚礼,现在又要一起去上海打工。小文年纪不大,但给人感觉很成熟,按他的话说,毕竟是已经成家的男人,得有家的责任感觉。小文的老婆小周,不大爱说话,也许是初次出外打工,因此显得有些腼腆。刚做新娘的小周,特别爱摆弄自己手中的梳子,她坐在行李上,冻得通红的小手仍然不愿放到衣袋里,不停的在梳着头发,然后清理掉缠绕在梳子上的头发,这样也许能更快的消磨掉多余的时间。我如是这么想到。小文则比小周显得更无聊,他无所事事的坐在行李袋上,不时看看自己的老婆梳头,又不时的看看我摆弄相机。身后熙熙攘攘的人群和硕大的广场似乎都与这对夫妇无关了。难得有这份平静的心情,难得有这份从容气度,我拿起手中的相机,给他们留下了一张照片。

  小刘和小李两夫妇都来自湖南的湘乡,尽管没有读过多少书,但和我谈起曾国藩却滔滔不绝。湖南的这位清末名人,正是他们的骄傲。小刘有一个女孩,小李则有一个男孩,女孩正是读书的年纪,男孩只有5岁,很调皮。他们同去广东打工已经好几年,已经把家安在了广东,同时也早已经将小孩也接到了广东,这次过年回老家,正是让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看看自己的孙女。小刘和小李的老婆正用在手机给两个小孩照相,虽然天气还是比较寒冷。但这两家人其乐融融的场面,让人多少忘却了春寒的料峭。当我想举行相机给他们两家人拍照片时,男孩总是调皮的遮挡相机的镜头,无奈只好偷偷的给他们拍了一张相片,然后告别了这两对朴实的夫妇和两个可爱的孩子。

  相比而言,来自江西的老柳一家则显得轻松而愉快很多。乘着等车的间隙,一家人正用相机互相拍摄照片留念。他们一家今年从江西老家来湖南亲戚家过年,顺便也旅游了两天,游兴正浓,看来湖南的山水给这些江西人民留下了难忘的纪念。有一点就让我不明白了,不知道她们手中的拿的是数码摄像机还是数码相机,后来等她们拍完照,一了结才知道,就是电视广告里常说的某某拍,呵呵,看来对于普通百姓而言,电视媒体的诱惑和鼓动力还是很强劲的。因为淡到这个某某拍的时候。老柳似乎都是在重复广告而已,这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人各有志,不能勉强,我也不在坚持自己的观点了。

  时间消磨得也差不多了,朋友要走了,我只能送到车站的入口,简单的一声道别后,只听到他似乎说一声,这个春节就这么过完了,我说还早,他说道,对于我们出外谋生的人来说,春节总是一种奢侈的向往和难忘的留念……说完,他提起行李,大步走向车站候车室,人群中,他的手高高举起,朝我挥动几下.....而我则在心中默默道了声,郑重......特此写下此篇日记,献给所有在外的朋友们。